或许是结束了所有的比赛项目,陈芋汐与全红婵在赛后采访中都表现得格外轻松。与此同时,远在上海的家里,陈芋汐父母也关注着女儿的一切。问到与东京奥运会最大的变化时,陈芋汐父母都感叹道,“孩子正在快速地成长,身心都比以前成熟了。”

在此前进行的预赛中,陈芋汐/全红婵就以352.08分,领先第二名55.80分的巨大优势排名榜首。决赛中同样如此,她们首跳201B就得到了55.20分,排名榜首。此后四轮跳水中,次次扩大领先优势。尤其是第四轮难度系数3.2的407C,她们以45.72分的优势继续高居榜首。最后一轮,两人再次选择了难度系数同为3.2的5253B,最终她们以总分368.40分完美收官,并以领先第二名69分的巨大优势为中国队再夺一枚金牌。

这是中国跳水队在本届世锦赛获得的第八块金牌,同时也是陈芋汐和全红婵各自的第二枚金牌。此前,陈芋汐以0.3分的微弱优势击败全红婵,在10米台单人项目中夺冠,而后者则在混合全能项目中拿到自己在世锦赛上的首枚金牌。

“有队友在旁边,会有安心的感觉。相信她能跳好,能带飞我。”问到单、双人比赛的不同,陈芋汐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就是互相信任呗。”当听到队友的称赞,全红婵也在旁边回应道:“我也相信你能带飞我。”

据悉,从2001年福冈世锦赛开始,中国跳水队在女双10米台项目上21年未失一金。如今正值巴黎奥运周期,两人各自又以两块金牌结束了首个世界大赛。在被问及对于下一届奥运会有什么期待时,两位小姑娘的第一反应都是“还没想过”。但思索片刻后,又接着说道:“当然还是很想去的。”

东京奥运会时,陈健夫妇就称赞女儿“小小肩膀担起了大责任”。如今一年过去了,女儿在他们眼中也经历着变化。“孩子正在快速地成长,思想也更加成熟了。”据悉,此次世锦赛,陈芋汐是带伤参赛。陈芋汐父亲陈健曾表示,“赛后第一时间联系了才得知,她去布达佩斯的第二天腰部就拉伤了,可能是怕我们担心,她一直没说。”

陈芋汐的成长还体现在理解对手与队友的关系上。去年东京奥运会,陈芋汐与全红婵在场上是竞争对手,但在场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如今两人从今年年初开始搭档双人10米台,看着旁边小两岁的全红婵,陈芋汐总是不忘承当起大姐姐的角色,就是在这些不经意间,两个小姑娘互相帮忙、互相成长。“我有一点点像姐姐吧,不过她也蛮懂事的。”陈芋汐如此形容自己与全红婵的关系。

这届比赛,陈芋汐正是凭借一如既往的稳定发挥才收获了两枚金牌。陈芋汐母亲董春华也感叹,女儿的变化非常大,身心都比以前成熟了。“在教练和队友的帮助下,她各方面都变化很大。几个小朋友年纪相仿,训练、学习、华体会hth体育平台生活都朝夕相伴,相互关心、相互帮助、相互鼓励,才能共同进步!”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参加此次世锦赛,董春华还遇到了一个插曲。原来在今年5月份,董春华接到国家体育总局游泳中心通知,参加匈牙利世锦赛的签证需提供陈芋汐未满18岁的亲属公证和监护公证。

“当时上海正处疫情封控期间,最终我们得到了区委、区政府,徐汇区公证处、徐汇区体育局、华泾邮局、徐家汇街道和上海市崇明运动训练基地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大家一起克服重重困难,才有机会让她顺利完成了世锦赛任务。”董春华也深受感触,“每一次成功的背后有许多默默无闻的人在支持和付出,感谢你们!”

董春华还跟记者透露,比赛场下的陈芋汐很爱聊天,每次和父母联系时都是天南海北啥都聊。出发前,她知道要去布达佩斯比赛,就会说起布达佩斯的多瑙河,还会说到蓝色多瑙河圆舞曲。

“她还喜欢聊她养在家里的小金鱼,聊想吃上海的条头糕、橘红糕和面拖蟹等。”董春华介绍说,陈芋汐喜欢看书,还不忘学习做数学题。“小孩子总是发散思维。她空了就会找我们主动视讯,聊一些训练之外的事,这也有助于缓解她训练的压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