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腔滥调雷人提问 体育新闻报道千篇一律值得深思

据路边社英超一场恶战昨晚结束,热刺通过沃克尔的远射上演绝杀,在白鹿巷以2比1击败阿森纳,取得北伦敦德比战的胜利。

开场后,热刺便利用主场优势向客队频频施压,“枪手”旧将阿德巴约更是首当其冲。第40分钟,阿德巴约右路过顶长传找到近来炙手可热的范德法特,后者小角度抽射帮助热刺取得领先。落后的阿森纳随即发起了潮水般的猛攻,终于在第51分钟由拉姆塞门前抢点扳平比分。第73分钟,热刺利用对手防守漏洞由沃克尔再入一球,取得英超的四连胜,上升势头一发不可收拾。而阿森纳在输掉比赛后,想要问鼎冠军已经越来越难。接下来“枪手”能否迅速反弹?让我们拭目以待。

如果你是个体育迷,每天打开电视、报纸、网络,几乎都会看到如上差不多的体育新闻。或者写出这些体育新闻的人觉得无所谓,认为只要把画面和结果呈现给了观众和读者,就当交了功课万事大吉。事实上,这样的陈词滥调早已令看众生厌,而且从“文字死理派”的立场去分析,千篇一律的体育新闻中时常出现着那些错误的用词——虽然大部分人都在人云亦云地使用并以为是正确的。

当然,在看到这样的报道时你也可以认为是记者有意为之,意在看读者能不能找出茬来。若你发现没什么漏洞,说明你是媒体喜欢的那种读者;若你能成功找到10处以上破绽,可见你在生活中是个有主见和原则的人,赶快点开邮箱,向电视台和报社发简历吧。

要说体育报道中滥用得最多的词汇,“绝杀”肯定能排在前列。在热刺与阿森纳这场比赛之后,就有网站采用“范德法特拔头筹90后完成绝杀”作为视频集锦标题,似乎从下半场开始到伤停补时,只要能取得制胜进球就可以叫“绝杀”,完全没有“在比赛临近结束时”的概念。“绝杀”这个词的准确含义,是在比赛最后时刻创造的关键性制胜进球。假如你一定要抬杠说比赛第73分钟都算是“最后时刻”,那好吧,你的观点真是很“绝”。

“恶战”、“焦点战”估计你也天天听闻,不论大小凡是比赛就如狼队对斯旺西,在媒体眼中都“恶”得有一股“焦”味。

而每当一场比赛在某队落后反扑时,你闭上眼都知道电视播音员会描述为“发动潮水般的攻势”,如果该队把大地都搞湿了后还不能扳平比分的话,那你立刻念下一句“可惜只开花不结果”,绝对就没错了。对了,记得结尾词,“最终饮恨”。

“德比”一词在上文用得并无异议,但要知道,这个词正如洪水一样撞进众多的体育新闻当中。原来同地域的人和队伍之间的比赛叫“德比”,但现在包揽的范围越来越滥,大到所有惹球迷关注的赛事,都能套个“德比”的名号上去,像北京国安(微博)与天津泰达(微博)之间的比赛,都称为京津德比了。是的,姚明在NBA遇着易建联(微博)可以叫中国德比;假使朴周永在欧冠遇上了长友佑都,这叫亚洲德比。当企鹅遇上袋鼠,那怎么办呢?放心,总有办法,那叫南半球德比。

至于多如牛毛的“拭目以待”这个词,就如洗手间里那手纸,它的出现表明长吁一声后终于完事了。找不到好的结尾方式,扮作心情万分热切也是个办法。

在体育新闻里经常现身的一些词,很可能一直敷衍着你——它其实用错了地方。样板中的“首当其冲”就是其一,某门户网站在评选北京奥运十大经典比赛时,用了“体操男团首当其冲”,而“首当其冲”的原意是“最先受到攻击或遭到灾难”,这里显然与作者想要达到的意思南辕北辙。

“炙手可热”同样是经常被错用的成语,这个词是用来形容权势大、气焰盛,含有贬义,不应有热门、吃香的意思。

问鼎冠军——9月30日,某报体育新闻写到“第24届亚洲杯乒乓球(微博)赛今晚在长沙落幕,中国选手马龙、郭焱分别问鼎男女单打冠军。”“问鼎”一词,原指图谋夺取政权。“鼎”的比喻义可以是“冠军”,而“问”则是“询问”之义。从词义上理解,“问鼎”贴切的意思是“希望获得冠军”,却不是已经获得冠军。

苦主——8月23日,某网站的体育新闻中有此一句,“伊拉克队堪称国足的预选赛苦主,他们曾两次在世界杯预选赛中绊倒中国队。”这里用“苦主”,无非想表述伊拉克队一向让中国队受罪。但“苦主”正确的意思是指命案中被害人的家属,中国队害死了伊拉克队家里哪个人?

一发不可收拾——例句一个,“打疯了的丁俊晖(微博)一发不可收拾,随后几局连续打出单杆80、91、77,让现场再度沸腾。”众多的“一发不可收拾”,无非想突出某选手状态神勇连续大杀四方,但实际上,该词是形容对发生的坏情况难以控制,烂摊子越搞越大无法收拾,含贬义。真正要赞许一个运动员顺利前进的,是“一发不可收”。

国际田联钻石联赛今年5月在上海举行,刘翔在110米栏比赛夺冠当晚,某电视台记者向他提问:(1)赢了比赛什么感觉?(2)你觉得自己赢在了哪里?(3)胜利后是否对世锦赛的信心更足?这三个显然都不是好问题,因为你可以在任何一场比赛后用它们向胜方提问,而且均找不到与跨栏有多大联系。特别是第三个问题,相信没有谁会在获胜后痛哭流涕地说,自己的信心被夺冠打击得很厉害。

类似的提问还有“你觉得这是座怎样的城市?”“这里的观众给你留下了怎样的印象?”“你会再来这里吗?”……为了配合某些“指定的需要”,偶尔涉及其中一二无可厚非,但将其作为主问内容实在说不过去,除非把自己当成一位本地导游。

前不久阿森纳与斯托克城的英超比赛之后,当地记者是这样向温格发问的:“为什么没有让范佩西首发?”“现在的阿森纳是不是一个人的球队?”“怎么看曼城(微博)大胜曼联(微博)这场比赛?”虽然说不上非常有深度,但起码是一些较为具体、有针对性的问题。除此之外,中外媒体在写作上差别更大,笔者特别留意了9月7日英国传媒对于威尔士球迷麦克尔·戴伊场外遇袭身亡的采写,发现BBC、《卫报》、《每日邮报》、《独立报》都进行了连续报道并把文章放在了显眼位置,但哀悼、沉重、震惊这类词语除了出自采访对象之口,文章中并没有过多涉及,竭力以客观语言还原事情的本来面目,尽量不带入莫须有的感情色彩。

相比之下,在国内我们读到的每每是对李娜(微博)夺冠和姚明退役此类事件的煽情文章,誓要让人“流把热泪”,最常用的手法,便是把主人公提升到国家符号的高度,然后以仰望的视角大书特写一番。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