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欧洲,各国足球联赛停摆,这让俱乐部失去了很多收入,球员降薪已经成为无法回避的热点话题。此前,一直作为不降薪典型代表的皇马也撑不住了,因为电视直播和门票收入的减少,俱乐部打算与球员展开谈判。也有消息说,国际足联(FIFA)希望球员可以与俱乐部共克时艰,在上周与国际上,FIFA要求球员暂时降薪50%,俱乐部在疫情期间也不能终止和球员以及教练的,并要求所有球员、足球联赛和协会、电视转播商和赞助商等一起参与创建一个数亿

截至目前,欧洲主流联赛的降薪方式也是五花八门。英超打算集体降薪70%,但球赛重启后会补回;尤文则是打算降薪4个月,而且不同球员会有不同的降薪标准,赛季重启同样能补回;巴萨则是梅西领衔,一线%以确保其他员工全薪;德甲有俱乐部成为好榜样,多特、门兴的球员都自愿放弃部分工资,拜仁的一线%;而小俱乐部也有自己的“生存法则”,法甲、西甲都有俱乐部将球员划入临时失业人员名单,以便于他们可以领取政府的失业补贴,于是有了效力西班牙人的中国球员武磊也暂时失业一说。

就拿英超集体降薪来说,虽然只是延发工资,但仍然难以落实。例如,热刺目前除了一线球员外,其余人员都通过休假的方式降薪20%,当中甚至包括主教练穆里尼奥。据说,俱乐部担心降薪会成为一线球员转会的导火线,因此球员延发工资要好好商量。

事实上,尤文降4个月的薪水节省90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6.99亿元)的做法虽然得到认同,但包括“米兰双雄”、“罗马双雄”等俱乐部都不想马上仿效,需要先量化经济损失。同时,尤文降薪居然还让意甲联盟不高兴,因为意甲的俱乐部原本计划集体就减薪问题和意大利球员工会进行协商,而尤文先行一步,打乱了意甲联盟的计划,现在意甲联盟已经向意大利球员工会提议暂停发放球员3月至6月的工资,前提是补齐球员1月和2月的月薪。

巴萨一线%以保全其他员工全薪的做法虽然受到赞赏,华体会hth体育平台但梅西的声明却再次曝光了球员与俱乐部管理层的矛盾。梅西领衔众球员质疑俱乐部内部的一些操作,称某些高层通过公众向球员施压,说球员拒绝降薪。最终,梅西的声明表示,巴萨的一线球员始终愿意降薪,还将为俱乐部的雇员在疫情期间领取全薪做出一些贡献,他们不仅要帮助俱乐部,也要帮助那些在这种情况下受伤害最大的人。

不久之前,瑞士锡永就与9名不愿在疫情期间降薪的球员解约,斯洛伐克球队日利纳更上一层楼,来了一次“自杀式”行动。据悉,疫情期间,斯洛伐克超级联赛已经停摆,日利纳俱乐部因此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该队共有17名球员拒绝接受降薪,于是日利纳宣布与这17名球员解约,并斥责他们对俱乐部缺乏忠诚。这次解约使日利纳瞬间整体崩溃,并进入了破产清算阶段。不过日利纳认为,他们能够保住斯洛伐克超级联赛的参赛资格,在疫情结束之后,他们会提拔大量青年队球员以补充战斗力,同时管理层也指出,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斯洛伐克将会有不少球队破产或者彻底消失。

此外,并非所有球员都愿意降薪。意乙球员帕拉里就极力反对降薪,理由很简单――扣了工资就没钱交房租了。帕拉里说:“我们不是C罗,C罗不要两个月的工资,对他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但如果拿走我们的钱,我们的房东就会上门。你不能用一样的条件来要求每个人,每个人的情况都是不同的。”

对于减薪,国际职业球员协会表示,在应对财政危机之时,较小的俱乐部应慎重考虑这个问题。

国际职业球员协会秘书长贝尔・霍夫曼表示,协会观察到的危机反应有好有坏:“塞尔维亚有家俱乐部自愿预付至6月的所有工资;在哥斯达黎加,薪水支付已达成集体协议,但也有俱乐部以危机为借口提前终止合约,解雇球员或宣布破产,只是作为不支付账单和薪水的借口。”

霍夫曼赞扬了尤文和巴萨同意接受减薪的球员,称这是“应该表扬的强烈信号”,但他同时认为,这些例子不应该用来向小俱乐部的球员施压,“我们有来自印尼的俱乐部利用这点来证明减薪是合理的。考虑巨大差异化的经济环境非常重要,即便意甲排名最低的俱乐部与尤文图斯也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只能凭常识判断,豪门和球员采取的措施不能只是向下推行,我们所代表的普通球员并不是百万富翁,他们每月工资在300欧元到1000欧元之间,他们考虑减薪是另一回事。如果有纾困基金,也应该用来救助业内最脆弱的群体。”霍夫曼同时表示,将球员合同从6月30日延长到本赛季结束是一个强有力的解决方案,尽管法律程序上或许很复杂,对于已经签订了7月1日转会协议的球员来说更是如此,“这需要俱乐部有诚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