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院院长王宗平认为,十年前体育就已经是第三主科,新课标之所以被误读,源于应试教育对学校体育的挤压,使体育在学校教育中始终处在非主流地位。

“我国加强学校体育的政策体系已较为完备,但怎么把措施扎实落地到基层中、实际工作中,才是关键。因此,‘开齐开足体育课’仍需被反复提及。”

2022年2月24日,在重庆树人博文小学的冰雪运动体育课上,孩子们正在练习旱地滑雪。新华社记者唐奕摄

新课标共148页,分为七章。其中,“课程内容”着墨90多页,除基本运动技能、体能、健康教育外,“专项运动技能”部分收录了六大类运动,分别是:球类、田径、体操、水上或冰雪、中华传统体育和新兴体育,每类运动包含若干运动项目。

“新课标除传统体育项目外,还收录了攀岩、滑板、花样跳绳等,不仅能培养学生的中华民族认同感、文化自信,还能引导他们从兴趣出发,尝试参与新兴运动,相信今后能涌现更多的苏翊鸣、谷爱凌。”王宗平说。

2021年11月4日,在广西崇左大新县民族高级中学,一名学生用背篓接绣球,通过传统民族体育运动强身健体。新华社记者刘岭逸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